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婚恋心理  >   夫妻性心理  >    内容

畸形心理使他成为强奸犯

作者:敬一言|文章出处:心灵世界|更新时间:2009-09-25

  采访前,我简单了解了一下他的情况。阿全高中毕业,在他们那个村子里算是个有文化的人。他个头不高,偏瘦,模样长得还算清秀。平日里不喜言谈,但绝对是温文尔雅,尤其对他熟悉的女性。村里乡亲提起他来,都说他平时看上去真是一个好人,一个懂得尊重女性的人。所以,一提起他所犯的罪行,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经过上级批准,民警们为我提供了一些相关资料。在他的案情总结中赫然写到:“阿全,男,29岁,自2005年至2007年2月,先后以持刀威胁等手段猥亵、强奸妇女,作案30余起,强奸妇女18人。”

  2007年5月,阿全被一审判处死刑。宣判后,立即执行了枪决。

  在宣判前的一天,我在看守所见到了阿全,也走进了那个畸形的心理世界。

  我恨那个女人,她夺走了我做人的尊严

  和许多人一样,阿全的童年充满了欢乐。父亲是一个小型建筑队的工头,领着一帮人承包一些不算太大的建筑工程,所以积攒了一些钱,对独生儿子阿全是宠爱有加。阿全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,从小学习就很好,经常拿奖状回家,因此,从小学升初中没费什么力气。阿全小时候身体发育得很迅速,五年级就长得五大三粗,比同龄孩子显得更成熟一些。

  那时候,阿全是个健康而又幸福的孩子。

  致使他性格转变的事情发生在1993的夏天,那时候阿全是初三的学生,但从外形上看,他倒像是个成年男子。一天晚上,他在村里乘了一会儿凉刚要回家,有个他该称阿姨的女人叫住了他,说帮她搬点东西,阿全就去了。干完活,阿全要走,女人却拉着不让,沏茶倒水的,要他多待一会儿。阿全从她的热情中感觉出了一种别的东西。夏天衣服本就穿得少,女人还有意无意把衣服撩起来擦汗。阿全那时正是对女人身体产生朦朦胧胧向往的时刻,不由怦然心动。再后来,女人就主动拿话来撩拨阿全,而且拉灭电灯,把衣服全脱光了。阿全当时非常害怕,他想逃走。可那女人说,你如果走,我就在村里咋呼,说你对我耍流氓。这下阿全不敢走了,再说,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气息让他感到既陌生又兴奋。就在那种迷迷糊糊中,他被女人引导进了一个让他心醉神迷的世界……

  然而,当他醒悟过来后,他感到了一种耻辱。这件事情对他刺激很大,可以说对他性格的怪异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虽然后来那个女人曾多次勾引他,但他一次也没有再去。

  偷窥,丑陋的心理满足

  自从经历了那事,阿全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他开始和以前的小伙伴们疏远。到了高中,他更加离群索居了。在老师的眼里他是一个非常温顺听话、但学习成绩一般的孩子。没有人知道阿全以前发生的事,但他自己却总觉得矮人一头。

  采访时,阿全不时停下来,考虑一会儿。当一个人向别人吐露自己的隐私时,总是需要一番勇气的。阿全叹口气说:“反正是要死的人了,我知道我活不了了。我研究过法律,知道自己所犯的罪有多大,杀几次都够了。我只是想通过你告诉大家,以我为戒。”

  他再叹一口气,说出了一段难以启齿的往事:“在中学的时候,我曾经偷看过女生上厕所。女生的厕所墙外是一堆玉米秸,盖得严严实实的。谁也不会想到,那里面会藏着人,而且,还能够通过一个小洞看到女生厕所里发生的事。我第一次藏到那里面时就渴盼能看到点什么,果真让我发现了个小洞,而且,女生蹲下解手时,正面对着那个小洞。第一次看到那些镜头时感到非常兴奋,如同手淫一样,一旦上了瘾,就再也戒除不掉。后来,每到中午,我都要趁隙钻进去,做那种龌龊事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女生突然发现了这个秘密,尖叫着冲出去,我也吓得赶紧爬出来跑了。”

  婚姻,并没有矫正他的灵魂

  由于学习成绩差,阿全读完高中就回到了农村。可是,他无法忍受在地里劳作的艰辛,于是开始四处打工。在流浪的日子里,他的心渐渐不受羁绊,心境也发生了潜移默化的转变。他经常出入于城市里的录像厅,一看就是通宵。那些三级片上的镜头强烈地刺激着他,撩拨着他。阿全告诉我,实际上在那一段时间里,犯罪是很容易的事。他像一匹饥饿的狼一样,在城市的夜里游荡着,甚至想去找“小姐”。可他到底也没去,一是腰包里的钱太少,二是他怕被警察抓住。

  四处游荡并没有赚到钱,他不得已回到村里。在那段时间,他终于又去找了先前那个女人。他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,他是个成熟的男人了。可是,他们的交往也只是一种偷情,是一种压抑的在恐惧状态下发泄的欲望。

  后来,他的父亲托媒人给他说了个媳妇,他根本说不上愿意还是不愿意,只是觉得两个人在一起蛮有意思的,而且他们很快就发生了性关系。直到有一天,姑娘发现自己怀孕了,就水到渠成同他结了婚。

  婚后不久,妻子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娃。孩子的降临,使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有所加深。但实际上,两人的夫妻生活并不尽如人意,阿全在妻子那里从来就没有体会到哪怕是手淫时的那种快乐。事实上,那种快乐阿全从来就没有体会到,他总是问自己,难道就是这个样子吗?不是,肯定不是!所以,尽管结了婚,他依然没有戒除手淫的习惯。他经常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。有时,妻子有了性要求,他出于一种责任或者说是应付,勉强去做,不想却渐渐对此充满了厌恶的感觉。到了后来,竟慢慢不行了。妻子倒反过来安慰他,劝他不要心急。

  说起妻子,阿全说他愧对人家。妻子对他一直恩爱有加,即便听说他犯了罪,而且犯的是这种罪,仍然赶到看守所,哭着告诉他:只要你改了,我等着你!

  阿全眼泪盈眶,说:“她是个好女人!我对她说,你还年轻,就再去找一个吧。可她不。她说一定要等我,就算我出不去,她也要一个人把女儿养大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阿全半天不语,眼泪却簌簌地流下来。

  也许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。

  他只是寻求一次又一次的刺激

  我问阿全,你当初第一次作案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动机?他毫不犹豫地说,就是为了寻求一种刺激。我不相信男女之间的事就这个样子,我从来就没有得到过我想要的那种感觉。

  “你究竟要寻找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”我问他。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阿全茫然的眼光落在某个地方说,“我直到现在也没找到。”

  阿全第一次作案是在2005年的夏天,村外地里的玉米郁郁葱葱地长起来了,在那样的季节,是很容易发生此类案子的。那天下午,阿全到邻村办了点事,在回家的路上,他发现前面有一个骑自行车的女孩子,从背影看像是一个学生,浑身散发出年轻人的气息。阿全在后面看着看着,一股邪念就突突地冒了出来。他瞧瞧四周,庄稼长得几乎把道路都遮掩住了,方圆几里都看不见人。于是,他悄然跟上去,跟那个女孩子搭话,说:“妹妹,你帮个忙好不好,我那台抽水机坏了,自己一个人挪不动,回家叫人又太远。”女孩子见他一口本地口音,又见他的地就在附近,信以为真,停下车和他进了玉米地。往里走了数十米,女孩儿感到不对劲,刚想回头,阿全就扑了过来。阿全威胁她说:“你老实一点,怎么都好说,要是反抗,我就杀了你,反正在这玉米地里,一个人都没有!”这句话阿全后来曾反复说过,而且屡屡奏效。迫于他的威胁,有好几个妇女都是不敢反抗,任其蹂躏的。

  阿全告诉我,其实,每次作案,自己心里都没底,每次都是心惊胆战,怕她们反抗。只要女的反抗,你想实施强奸行为是很难的。他说后来的几起未遂案都是这样。

  可大多数妇女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,多是被吓得手足无措,而且被强暴以后,碍于脸面,不肯去公安机关报案。这反倒无形中助长了犯罪分子的气焰。

  阿全说,第一次作案后,他好多天都惶惶不可终日,他怕那女孩去报案。而且他后悔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作案,这样万一以后碰到那女孩可怎么办?遗憾的是,那个女孩子并未去报案,甚至在阿全落网后,公安人员去调查取证,女孩子及其父母都坚决否认此事。

  见过了几个月没有动静,阿全就胆大起来,开始一次又一次的罪恶行径。直到2007年2月份的一个傍晚,他在偷袭一个少女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反抗,他的脸被抓破了,少女趁机逃走,并立刻报了案。民警们迅速出击,将脸上伤痕累累的阿全抓获。

  专家点评

  阿全死了,结束了他肮脏的一生。

  阿全死了,却给人们留下一个难解的谜。他的作案动机是为了“寻找男女之事的感觉”,而他经历了那么多的女人,却从来没有得到过他所想要的那种感觉。也就是说,他铤而走险,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也没有换来他所梦寐以求的那种感觉。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说穿了,就是男女之间性爱的真情实意。初次的性体验对阿全来说是耻辱、是丑陋、是失望、是悔恨,使他的心态扭曲、性格变异,影响到他在以后的性生活中很难体会到纯真的欢快之情。偷情时没有,结婚后夫妻生活中没有,在强奸作案时也没有。他拼命地寻找,结果走上了不归之路。其实,这种畸形的心态是可以矫正的。遗憾的是,对阿全来说,已为时过晚。
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