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忙又累,身体如何吃得消?学教练式管理,老板解放,业绩暴涨! 点击咨询详情
101期教练式管理
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
首页   >   婚恋心理  >   夫妻性心理  >    内容

一个男人与两个女人的性与爱

作者:佚名|文章出处:网络|更新时间:2008-08-12
这是一位捷克医生的回忆故事。他坦白地述说他对两个女人的不同的爱和感情。


  当我在德国念医科的时候,我跟A做了固定的情人。

  A跟我一样,也是捷克人。她本来是我好朋友的女朋友,但他们两个人闹翻了,我的好朋友到别地去,在那里找到新欢。A伤心得很,我跟A也是朋友,见她如此不愉快,出于同情心和友谊,便常去陪伴她,安慰她,我根本无意跟她发生性的关系。

  我虽然无意,但事情终于发生了。一天晚上,我们两人在开玩笑,笑得十分开心,A自动投进我的怀中,我们两人不期然而然地发生了性的关系。

  发生了这次本不是我有意而为的性关系,我本来打算急流勇退,不让这关系继续下去。可是,A却对我产生很强的爱恋,认为我比她以前的那个男朋友是更好的情人,也是跟她更谈得来的朋友,她希望继续跟我做情人。

  在此之前,我曾经有过好几个女朋友,都有过性的关系,但均没有演变成认真的爱情;因为在我的内心深处,我惧怕失去我的自由。我并不爱A,但对她有很强的好感,欣赏她的性格;我跟她相处觉得很舒服,并没有感到我的自由受到任何的威胁;于是我跟A成为固定的情人。半年后,A意外怀孕,我要求她去打胎,因为我没有跟她结婚的打算。A听从我的意见,果然那样做了。

  兩年以后,我到美国的圣弗朗西斯科市去当一个夏天的见习医生,在那里我遇到一位从夏威夷来的中美混血女郎,我在此把她称为M。当我第一眼见到M的时候,我仿佛全身着了火,血液在我的身体内翻腾;在一瞬间我疯狂地爱上她,我的心在呼喊:“我要她!我要她!……”

  M对我也有这种一见钟情的感觉,我们两人第一次约会便成为情人。在我们第一次做爱的时候,我便决心要跟M结婚,这是一个毫无考虑、毫不迟疑的决定。跟M在一起,我不惧怕失去我的自由,我惧怕的是失去她。

  当时,我已经是28岁了,我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女人。M对我有无法解释的性吸引力,只要我在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,我的身体便产生性的兴奋感。当我们做爱的时候,我们的激情灼热如火山熔岩;当我们同时达到高潮的时候,快感的猛烈宛如火山爆发,天崩地裂,熔岩飞喷。在那一刻,我更有一种奇怪的欲望,我希望能使M受孕;假如M能够怀着我的孩子,世界上将没有比这更令我感到心满意足的事情。

  可惜的是,天下最美好的事情都不会持续长久。这段美丽醉人的爱恋的生命极为短暂,连3个月都不足便告终。M在一开始的时候便诚实地告诉我,她有未婚夫在夏威夷,婚礼的计划已在进行中。我要求她,放弃结婚的计划,等我一年。我在德国的学业还需一年才能完结,一年后,我会为她回美国行医,我们两人可以结婚。

  可是,M爱我的程度远不及我爱她的深,她不愿意等我,还是回夏威夷去结婚。当她离开的那一天,我心疼如割,拒绝到机场去跟她道别。

  我回到德国,又跟忠心在等我的A在一起。我学业完成后,决定回到捷克去行医,A一定要跟着我去;于是我们开始同居,但我仍然下不了决心跟A结婚。在我的心里,我忘不了M,白天她在我的脑子里打转,夜里我梦见她在我的怀中。

  这样,3年过去了,A又再次意外怀孕。为了孩子,我终于跟A结婚。

  我开了我自己的诊所,A是一个职业护士,她在诊所里当我的助手。在家里,A是一个典型的好妻子,她什么都替我做,甚至连我的趾甲也替我剪。然而,她的照顾无微不至、整天的嘘寒问暖常使我懊恼、发脾气。我们24小时不分离的相处,一起工作,一起生活,常使我产生窒息感;于是我坚决要求,我们各有各的卧房,有点自我空间。

  我常有一种冲动,想回去找M。但我总是压制这种冲动,因为我的理智告诉我,这是最不明智之举。当今的M可能已经是两三个孩子的母亲;她和我都是背负着包袱的人,我们绝对不可能再回到那段无牵无挂、无责无任的年轻日子,逍遥于热恋的领域。

  我也没有离开A,当然,我对A有内疚。我在理智上欣赏她、感激她、珍惜她,但她不能使我感到快乐;因为我心里爱的是一个我永远得不到的女人。爱情是如此不可理解的一回事!

  如果我比A先去世的话,在床畔送我终的一定是多情的A;可是在我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最后一刻,出现在我脑际的绝对会是当年M和我相抱相恋的情景。


标签: